当前位置:首页 > 红学 > 《魂牵梦萦红楼情》(胡文彬)

《魂牵梦萦红楼情》(胡文彬)

2021-04-06 15:45红学3700

魂牵梦绕红楼情

目录

1.笑,笑出了天真——林黛玉之“笑”

2.玉带林中挂——林黛玉“结局”之早期设计

3.哭,哭出了一腔心事——薛宝钗之“哭”

4.怀金与金簪雪里埋——薛宝钗“结局” 之早期设计

5.伤心,是一种说不出的痛——元春“三哭”

6.这一掌,掴得好痛快!——探春之“怒”

7.贾琏有了哥哥——读《犬窝谈红》


1.笑,笑出了天真——林黛玉之“笑”

笑,是人类三种基本“情态”之一。人们喜欢笑,同情哭,而厌恶怒。

因此,笑是人们最常见的一种情态,它的运动频率是最高的。

笑,有各种各样的表现形态。法国让·诺安写了一本专书《笑的历史》,是专门研究“笑”这种情态的。他从“笑的词汇和理论”,一直研究到“世界各地的笑”,可以称作“笑典”。他在这本书中插了一幅图,标明是“笑的量度”,下面的说明是:“量度表上的刻度,自下而上分别注明:冷笑、有礼貌的微笑、不出声的笑、笑、大笑、狂笑、笑得要死。”这是外国人对“笑” 的研究,中国人“笑的历史” 是否有专书我没有去查考。但是我想中国人对“笑的妙用”一定是非常熟悉的,《红楼梦》就是一部形象的“笑典”。

《红楼梦》中对“笑”的描写,可以用“五 淑头住 、“异 史壮 ”八个字来形容。读者对小说中“笑”的情节有两处印象最为深刻:一是王熙风出场时的笑,二是第40回刘姥姥讲笑话时那场“笑”。这两处“笑” 的描写为读者所赞赏,为评论家所极力称道,被誉为“以笑写人的典范”之作。

但是,不知读者们是否注意到《红楼梦》中林黛玉的“笑”。因为人们时常只注意到林黛玉的“哭”,是个“泪人儿”,似乎她不会“笑”。

其实不然。林黛玉并非一味地以眼泪洗面,整日地哭哭啼啼。她会笑,有时笑得非常开心,笑得很美。例如第40回刘姥姥讲笑话,“上上下下都哈哈大笑起来”,此时,“林黛玉笑岔了气,伏着桌子暧哟”。这是林黛玉开怀一笑,笑得天真无邪。除了这一处之外,还有许多描写林黛王笑的情节。

例如,第19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语,意绵绵静日玉生香》中写宝玉到黛玉房中看视,正值黛玉午睡,让宝玉到别处去走走。此时宝玉说道:“我往那去呢,见了别人就怪腻的。” 下面写道:

黛玉听了,嗤的一声笑道:“你既要在这里,那边老老实实的坐着,咱们说话儿。”……宝玉出至外间,看了一看,回来笑道:“那个我不要,也不知是那个脏婆子的。”黛玉听了,睁开眼,起身笑道:“真真你就是我命中的‘天魔星’!请枕这一个。”

接下去是宝玉“闻得一股幽香”,于是寻根刨底问是什么“香”?小说中连用了“黛玉笑道”、“黛玉冷笑道”、“便笑的喘不过气来”、“叹笑道”、“忙笑道”。再下面是宝玉编故事给林妹妹“解闷儿”,又用了“黛玉笑道”、“笑道”、“忙让坐,笑道”、“黛玉听了笑道”……就这一回书中林黛玉有十二次“笑”。可以说,这是黛玉入贾府以来“笑” 得最多的一次,也是笑得最惬意的一次。

从统计学的角度看,林黛王笑的频率显然没有她“哭”的次数多。这是由于她的处境、身世,特别是她与宝玉的感情,始终困扰着她的心绪。因而,她的“笑”容要比其她姊妹少。她的性格内向,大家族礼仪的约束,使她幼小的心灵有些压抑,有些孤僻。因此,小说中黛玉的笑常常是“冷笑”。这种“冷笑”中也包括她对世俗的蔑视。从第19回中写的黛玉之“笑”看,她在和宝玉独处时心情总是好的,有一种宽慰感,所以笑得多,笑得娇态媚人。

即使是“冷笑”、“叹笑”,也让人感到一种可爱,一种美。她笑出了自己的性格。

但是,林黛玉的笑毕竟太少了,常常令读者只记住了她会哭、只会哭。

“甚至在笑声中,心灵深处也隐含着痛苦。”(《圣经》语)黛玉的笑是短暂的,她的命运是以“悲哀告终。”

2.玉带林中挂——林黛玉“结局”之早期设计

林黛玉的性格、命运、结局,《红楼梦》中作了充分的描写。现今我们看到的《红楼梦》中,林黛玉是在后40回中死的。小说中说她从小多病体弱,到了贾家之后经常是药不离口,更因长期郁闷在胸,加之宝玉娶宝钗的消息的强烈刺激,终于“焚稿断痴情”,魂归离恨天。

从姓名学的角度研究,林黛玉的性格、命运、结局,都寓于她的名、字、号之中了。

甚至她所住的“潇湘馆”也是对她命运、结局的象征。对此,在第27回中通过探春之口作了简单的注释。黛玉所作的一些诗词、谜语中也作了透露。所谓“楚客肠欲断,湘妃泪斑斑”(岑参《秋夕听罗山人弹〈三峡流泉〉》诗)正是“潇湘妃子”的写照。不仅如此,连黛玉身边几个丫鬟里的名字,如紫鹃(子鹃)、雪雁、春纤,她们的名字都是衬托黛玉命运、结局的。根据作者所用娥皇、女英为舜而哭和最终结局的暗示,我曾怀疑黛玉是投水而亡的。

但是,不论是病死还是投水而亡,似乎都与第5回贾宝玉梦游太虚境所看的“正钗”册子上的判词和那幅图画不相吻合。对此已有人提出过质疑,我以为这是有道理的。第5回的“正册”上,以宝玉所见,那判词和图画是:

只见头一页上便画着两株枯木,木上悬着一围玉带;又有一堆雪,雪下一股金簪。

很显然,这判词和册图是写林黛玉和薛宝钗的命运和结局的。(1)所谓“两株枯木”是一个“林”宇;“玉带”是“黛玉”的谐音。(2)所谓“雪”是“薛”的谐音;“金簪”即是“宝钗”之意。这些解释是极为表面的意思,即用“谐音法”,说明“判词”和册图是写钗黛的。那么第二层意思——如其他判词、册图一样寓示人物未来命运、结局的意思又是什么呢?

(1)“可叹停机德”——用“乐羊子妻事”(王府批),甲戌本特批“此句薛”,是说宝钗为人有“乐羊子”之妻的品德。

(2)“堪怜咏絮オ”——用谢道韫《咏雪》诗典故,甲戍特批“此句林”,是说林黛玉的才华之高有如才女谢道韫。但一个“堪怜”,是说林黛玉枉有此才,令人可叹、可怜。

这都是大家常道及者。不要忘了,甲戌本中在“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二句上有一条特批十分重要。特批道:“寓意深远,皆非生其地之意。”所谓“寓意深远”,恐怕是告诉我们这个判词绝不是仅仅告诉我们钗黛之名和她们的人品、才华而已。换句话说,这里隐藏着他们未来命运结局。所谓“皆非生其地”,是说林、薛并不是指她们生于哪一家,而是指“死其地”。我以为这才是“寓意深远”的真正含义。

从画图和判词的内容看,林黛玉很可能是在不堪病痛和精神上的折磨,在以“绝粒”自杀不成之后,来到大观园林中以“一围玉带”结束自己的生命。“一围”者,“围环八尺也”。“玉带”者,古时服外之腰带饰玉也。由此可推想,黛玉是以自己所系之腰带结环自缢的。这样说,既符合“正册”所画的“木上悬着一围玉带”,又符合判词中所说“玉带林中挂” 的本意。否则,画意就失去着落,而且“挂”字也显得“生硬”,与“埋”字无法“对应”。从第5回所写的各人判词及曲子内容看,十二钗“正册”人物的最后结局、基本上都是按着册词的“规定”发展和结束的,林黛玉也不能例外。秦可卿之死,以判词是“悬梁”自缢,后以病逝,其原因已由脂批指出,无需赘述。黛玉之死,发生在后40回,没有脂批可按,故无法得到确证。

如此推测,只是一种可能。只有判词与图画证明而已,探寻其原因很复杂,并非几句话可以说明白的。我很怀疑这样的结局曾有过改变,似乎是五稿中的一稿的设计,或许这一稿就是《风月宝鉴》,或是后来又改为《情僧录》、《石头记》,再改为《红楼梦》。曹雪芹在“增删”过程中不断改变自己的创作意图。最终在《红楼梦》阶段,把黛玉的结局改为病故。说不定,这样的结局也是 砚斋、畸笏叟等人于预的结果。但是,由于全书未定稿,因而第5回中的判词、册图,乃至十四支曲的内容都未及统一,而留下了这么多前后矛盾的“痕迹”。这一点在其他人物身上也有证可寻的。

林黛玉“质本洁来还洁去”。欠泪,泪己尽。再留在这个肮脏的世界,就是“多余”的了!

1994年5月12日

3.哭,哭出了一腔心事——薛宝钗之“哭”

从艺术的角度看,《红楼梦》写哭也堪称一绝。不同的人物,哭的形式、程度、原因,各有不同,各有特点。哭,也哭出了人物的不同性格。

小说中第34回和第35回写到薛宝钗的两次哭,就颇有典型性。事起于第33回宝玉挨打,宝钗闻讯前往怡红院看望伤病中的宝玉,并询问挨打的因由。不想,精细的袭人当着宝姑娘的面说“走了嘴”,竟然说宝玉挨打是薛蟠“调唆人来告的”。尽管宝玉加以遮饰,袭人深感失口而懊悔,但宝姑娘还是“心中已有一半疑是薛蟠调唆了人来告宝玉的”。倘或是打的别人,这位“冷美人”未必放在心上,如今打的是心上人宝兄弟,所以也不管“青红皂白”地告到了母亲那里,共同责怪起薛蟠来了。事情也是巧极了,恰恰宝玉挨打与薛蟠无干,这位呆霸王又如何咽下这口冤气呢!于是薛家屋内掀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

俗话说,“狗急跳墙”。气极中的薛蟠不仅要拿刀去杀人,而且借酒盖脸,把“矛头”指向了妹妹薛宝钗。他说道:

好妹妹,你不用和我闹,我早知道你的心了。

从先妈和我说,你这金锁要拣有玉的才可正配,你留了心,见宝玉有那劳什骨子,你自然如今行动护着他。

一句话未说完,“把个宝钗气怔了”,竟然“哭”了起来:

宝钗满心委屈气忿,待要怎样,又怕他母亲不安,少不得含泪别了母亲,各自回来,到房里整哭了一夜。

直到次日早晨,也不梳妆打扮就来母亲房中,又“由不得哭将起来”。

这两次哭,都是由一桩事引起,也是《红楼梦》前80回惟一写薛宝钗“哭”的情节。

直到薛蟠酒醒神清之时,赶出来向妹妹“左一个揖,右一个揖”,如同作“像生儿”似的赔情道歉,才结束了这场小风波。

难道真的是薛蟠错了吗?不是的,薛蟠没有错,他说的都是大实话。首线,宝玉挨打确与薛蟠无关,这在小说里写得明明白白。其次,薛蟠说“金锁要拣有玉的才可正配,你留了心”,这话是实情。小说第8回《比通灵金莺微露意,探宝钗黛玉半含酸”,已“露”端倪。若说“委屈气忿”的话,该是薛蟠“委屈气忿”才对劲儿。但是,小说中偏偏写的是宝效“气怔了”,“委屈气忿”,竟“整哭了一夜”,这又是为什么呢?

说来也很简单,就是薛蟠的话虽是实情实话,但他此时此刻大吵大嚷地说出来,却伤害了妹妹的自尊心,把宝姑娘埋藏在心底中的隐秘给“暴” 了光。

试想宝钗平日为人行事,都是表现出大家闺秀的风范,不仅有知识有教养,而且处处事事都不“越礼儿”。因此,在贾府主仆上下和众妹妹中,宝钗所得的定评是“品格端庄”、“稳重和平”。特别是在男女爱情婚姻方面,她虽然暗恋着宝玉,但她是处处躲着宝玉,生怕被人议论是非,破坏了她谨守“妇道”的形象。薛蟠的话,虽是急不择言,但在室仅听来就等于说她有背“礼教”,私许终身了,这是宝钗无论如何也不能承认的“罪名”。况且,薛蟠的话万一传人他人之耳,议论起来又成何体统呢!所以,薛宝钗之哭,感到“委屈”,首先是出于维护自己的自尊心。换句话说,薛蟠的话伤害了宝钗的尊严,让她感到“委屈”伤心了。

说到“金玉良缘”,宝钗的心中自然明白,平日之所以不露声色也是出于自尊心。

当然,一个受封建礼教毒害至深的少女,还有着一种羞怯的心理,这在少女来说是内心里一种极不愿说出的隐秘。薛蟋的话等于把宝钗的隐秘公开化,这是她不能不“气忿”

的。就如同有人揭去美女面上那层面纱一样,把真面目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令人恼羞成怒一样。所以,宝钗之哭又是她羞恼之极又无法发泄的一种表露。

人们常说,哭是吐苦水。其实薛宝钗尽管是面冷心冷,甚至身上散发的“香气”都透着一丝“冷”意。但她毕竟是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儿家,她的胸中也积着一般少女所有的“苦水”。在贾府、大观园那样特殊环境中,她在与清秀多情的小表弟的相处中产生一种爱慕之情,心底里涌动一股热流,这是极合乎清理的事情。但是,她所受的教育和现实社会的种种“礼教”教条又紧紧地束缚着她的感情,不敢“越雷池”一步。冷与热是一对矛盾,集中在宝钗身上,使她的性格出现了复杂的双重性。因此,可以说室钗的哭也是她内心深处两种感情和道德观的矛盾所产生的苦闷的一种流露。她“冷”得不会轻易哭,但这一哭却哭出她一腔的心事——爱,又不敢明明白白大胆地去爱!

1994年5月11日

4.怀金与金簪雪里埋——薛宝钗“结局” 之早期设计

《红楼梦》中的薛宝钗,进京的初意是参加“才人赞善”竞选的。后来不知为什么皇帝老儿“取消”了这次“选美”活动,皇商小姐只好随母住在贾府内。看来她虽然长得富态美貌,却没有进宫侍奉皇上的福份,这恐怕也是“命中注定”了的。

说起“命中注定”,首先,我们不能不想起宝钗的名字和号,乃至她所住的蘅芜院的“寓意”来。曹雪芹用李义山的《残梦》诗中“宝钗何日不生尘”命名,不仅含有“宝钗分”的意思,而且还有诗中“怨别离”、“劳独梦”的意思,都是暗示她将来有离夫之叹。她身边的几个丫鬟的名字都与此相关联。至于说叫“蘅芜君”之号,正是她早死于宝玉的一证。唐人张泌《妆楼记》中说:“汉武梦李夫人遗蘅芜香,觉而衣枕香,三月不歇”,既暗示她的“冷香”性格,又寓示她如李夫人一样早死。那么,宝钗又是如何死的呢?死于何处呢?这就不由得想起第5回贾宝玉在太虚幻境中看到那本“正册”上的图画和判词来。那册上背面画的是“一堆雪,雪下一股金簪。”她的判词也是与林黛玉合着的,一句“可叹停机德”是说这位宝姑娘是一位恪守妇道的好女子,典用“乐羊子妻子事”,脂批已经说明了。她的结局,是“金簪雪里埋”。据有人说是指她的结局冷漠与凄苦,似乎是为宝姑娘“遮饰”。

十多年前,吴世昌先生有过大胆的推测,她说贾雨村那句“钗于奁内待时飞”,是说贾家败落后薛宝钗(此时该是宝二奶奶)嫁给了那位流刑千里之外的贾雨村了。其根据是“钗”即指薛宝钗,“时飞”为贾雨村之表字,所以说“钗”“待时飞”,即是薛宝钗的结局了。吴世老的高论大可商榷。因为《红楼梦》中说得明明白白,贾雨村是因“思及平生抱负,苦未逢时,乃又搔首对天长叹,复高吟一联曰: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如果以吴世老的解释,那么前一句中的“玉”又指何人?是“贾宝玉”之王,还是“林黛玉”之玉?“待时飞” 是“待”贾雨村,那么“求善价”又是“求”的何人?“善价”无论怎样“谐音”也难于“谐”出个人名来。倘若硬是要谐出个“单”假(贾),在《红楼梦》中也找不出的,因为小说中只写了一个“单骗人”!

那么,薛宝钗的结局是否如小说中所写的,实现了宝二奶奶的“梦想”之后,又怀上了宝玉的苗苗,最后生下个“桂”小子,“兰桂齐芳,家道复初”呢?我认为也不是。

如今我们看到的结局,恐怕是与“沐皇思延世泽”的设想有关。这是因为:(1)从判词“金簪雪里埋”的预示,当是贾家败落之后,“飞鸟各投林”,薛宝钗无从生计,冻馁而死,时在严冬之际,草草掩埋。所谓“金簪”,是“钗”字,指薛宝钗;所谓“雪”,既是谐“薛”音又是实指,即“一堆雪”;所谓“埋”字,即自也、葬也。仅说其结局“冷漠”、“凄苦”,显然没有说出“埋” 的真意,使“埋”字失去了意义。(2)脂批曾有云,《红楼梦》后几十回中原有“寒冬噎酸齑,雪夜围破毡”的故事,今本所无。

我以为这条批语为我们讨论“金簪雪里埋”一句的深远“寓意”,提供了信息,也可以说是我之所以作如此“推测” 的一条根据。

薛宝钗的结局同林黛玉的结局一样,都写在“正册”头一页的图面里和判词中。她们二人,一个“上吊” 而亡,一个“冻饿” 而死,其下场都非常悲惨。所谓“怀金悼玉”,正是曹雪芹对这对少女的悲剧命运的无限同情。

1994年5月13日

5.伤心,是一种说不出的痛——元春“三哭”

在《红楼梦》所描写的众多女性中,贾元春是一个出场仅有一次的人物。

且作者几乎没有从“正面”为我们读者描述一下这位身为贵妃的贾府大小姐的风采。她的形象似乎被一层神秘的面纱裹掩着,看似鲜明却又很模糊。但是,我们又不得不承认元春的形象是真实的,是一个血肉丰满、栩栩如生的小说人物。她像深夜长空中飞过的一道流星,虽然一间即逝,可那耀眼的光辉却长留在人们的记忆之中,令人遐想,让人思念。

然而,这绝非是因为元春名为贵妃,身价高贵,也不是因为她那“省亲”的仪仗轰动神京、让人羡慕不已。人们传统的观念中固然“望女成凤”,但是人们同样知道那梧桐树只栽在皇宫大内,民女既成不了“凤”,更难飞到那高枝上去,他们所要看的只不过是一场“虚热闹”。元春的形象之所以打动读者的心,恰恰是那泼天大喜事的后面所掩饰的一派悲凉之雾——元春的“哭”与“泪”。因为那“哭”与“泪”才是真的,表达的是一种说不出的痛楚和辛酸!

翻开《红楼梦》第18回,我们看到随着 坪 荡荡的“省亲”?nbsp;伍进人贾府之后,元春终于脱下了她那象征着权力和荣华富贵的“凤袍”,恢复她作为贾家大小姐本来的身份和面目。小说中对此有极为细致的描写:

茶已三献,贾妃降座,乐止。退入侧殿更衣,方备省亲车驾出园,至贾母正堂,欲行家礼,贾母等俱跪止不迭。贾妃满眼垂泪,方彼此上前厮见,一手搀贾母,一手挽王夫人,三个人满心里皆有许多话,只是俱说不出,只管呜咽对泣。邢夫人、李纨、王熙凤、迎、探、惜三姊妹等,俱在旁围绕,垂泪无言。半日,贾妃方忍悲强笑,安慰贾母、王夫人道:“当日既送我到那见不得人的去处,好容易今日回家娘儿们一会,不说说笑笑,反倒哭起来。一会子我去了,又不知多早晚才来!”说到这句,不禁又哽咽起来。

此时此刻,权力、等级失去了威严,黯然失色。只有人性、骨肉亲情在支配着人的行为。此时,元春完全是作为贾母的孙女、王夫人的女儿,李纨、王熙凤、迎探惜等人的姊妹出现在读者面前。小说接着写道:

又有贾政至帘外问安,贾妃垂帘行参等事。又隔帘含泪谓其曰:“田舍之家,虽齑盐布帛,终能聚天伦之乐;今虽富贵已极,骨肉各方,然终无意趣!”

这是在父女亲情间说出的久埋在心底里的心声,是对“当日既送我到那见不得人的去处”的最明白、最清楚的注释,也是对封建的皇权的最猛烈的抨击和控诉。荣华富贵买不来欢乐,买不到真实的感情。这是一个深居红墙之内的人才能感受得到、说得出的,对于世俗的百姓来说,是无法理解元春内心世界的痛楚的。

一日的相聚,有多少心里话要倾诉啊!但是分别的时辰无情地到来了。此时此刻,元春的心情又是如何呢?小说中写道:

众人谢恩毕,执事太监启道:“时已丑正三刻,请驾回銮。”贾妃听了,不由的满眼又滚下泪来。却又勉强堆笑,拉住贾母、王夫人的手,紧紧的不忍释放,再四叮咛:“不须挂念,好生自养……”贾母等已哭的哽噎难言了。贾妃虽不忍别,怎奈皇家规范,违错不得,只得忍心上舆去了。……

真可谓相见难,别亦难。这一切归结为八个字:“皇家规范,违错不得”。作者在此直接把批判的矛头指向了罪恶的“皇权”,是他离散了天下女子!

哭,本是人类渲泄感情的一种方式。但是,元春的“哭”却同常人的“哭”不一样。例如,她比不得以“哭”著称的林妹妹,因为黛玉还有“哭”的自由,她不论怎样哭都行,没有时间、地点的限制,可以说“随她的便”。可元春就没有了这份“自由”,她既不能随便哭也不能尽情哭。她的伤心、她的哭只能是“垂泪”、“哽咽”,甚至是“忍悲强笑”,要把悲伤埋在心底,“装”出另一副高兴的样子来。这就是一种感情上的强烈矛盾,这矛盾的另一面就是“皇家规范,违错不得”!

从艺术角度来说,曹雪芹刻画元春的形象是每一字每一句都经过了千锤百炼,字字血泪。他用一句“满心里皆有许多话,只是俱说不出来”,既省却无限笔墨又留给读者无限想象的空间,达到比说出来更震撼人心的效果来。这就是所谓的“于无声处听惊雷” 了。

伤心,是一种说不出的痛。元春的“哭”与“泪”是一种“伤心”的表露,同时又是一种说不出的痛!

1994年12月31日

6.这一掌,掴得好痛快!——探春之“怒”

世间大凡主子昏愦无能,那些狗仗人势鼠类小人就要兴风作浪,制造事端。

大则祸国殃民,小则闹得家宅不宁,若是一个单位有这么个一二人,就会搞得乌烟瘴气,人心离散。这种现象古往今来皆有,于那名门望族尤为典型。小说《红楼梦》中,对此种弊端时有描写,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眼下的一个例子,就是《红楼梦》第74回所描写的“惑奸谗抄检大观园”。

正如本回的回目所示,这一次的“抄检” 行动,纯属于主子昏愦,为“奸谗”所“惑”。不过,凡属此类行动,大抵是小人狂獗一时,到头来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食苦果。

“抄检大观园”的“导火线”是“绣春囊”事件。王夫人的目的是通过“抄检”寻出那些下人们“不正经”的证据,以维护自家的“名声”,洗脱自己治家不严的责任。主子有命,奴才动手,于是一支“检查团”开进了大观园。

“抄检” 是从恰红院开始,当“抄检” 到探春的住处时,终于遇到了“麻烦”。小说中有如下一段精彩的描写:

探春又问众人:“你们也都搜明白了不曾?”周瑞家的等都陪笑说:“都翻明白了。”那王善保家的本是个心内没成算的人,素日虽闻探春的名,那是为众人没眼力没胆量罢了,那里一个姑娘家就这样起来;况且又是庶出,他敢怎么。他自恃是邢夫人陪房,连王夫人尚另眼相看,何况别个。今见探春如此,他只当是探春认真单恼凤姐,与他无干。他便要趁势作脸就好,因越众向前拉起探春的衣襟,故意一掀,嘻嘻笑道:“连姑娘身上我都翻了,果然没有什么。”凤姐见他这样,忙说:“妈妈走罢,别疯疯颠颠的。”

一语未了,只听“拍”的一声,王家的脸上早着了探春一掌。探春登时大怒,指着王家的问道:“你是什么东西,敢来拉扯我的衣裳!我不过看着太大的面上,你又有年纪,叫你一声妈妈,你就狗仗人势,天天作耗,专管生事。如今越性了不得了。你打谅我是同你们姑娘那样好性儿,由着你们欺负,就错了主意!你搜检东西我不恼,你不该拿我取笑。”说着,便亲自解衣卸裙,拉着风姐儿细细的翻。又说:“省得叫奴才来翻我身上。”……那王善保家的讨了个没意思,在窗外只说:“罢了,罢了,这也是头一道挨打。我明儿回了太太,仍回老娘家去罢。这个老命还要他作什么!”探春喝命丫鬟道:“你们听他说的这话,还等我和他对嘴去不成。”侍书等听说,便出去说道:

“你果然回老娘家去,倒是我们的造化了。只怕舍不得去。”凤姐笑道:“好丫头,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探春冷笑道:“我们作贼的人,嘴里都有三言两语的。这还算笨的,背地里就只不会调唆主子。”

平儿也忙陪笑解劝,一面又拉了侍书进来。周瑞家的等人劝了一番。凤姐直待伏侍探着睡下,方带着人往对过暖香坞来。

这一段引文看似长了些,可读来却觉得很短。因为作者描写得太生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物的形容都展现在读者的眼前,个个活灵活现,使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之感。特别是探春那怒不可遏的一掌,掴得响亮,掴得痛快!试问除了曹雪芹,何人能写出如此动人、动情的场面?除了《红楼梦》又去那本书中能读到如此奇文妙语,看到如探春一样的人物?非曹雪芹写不出,非《红楼梦》读不到,这就是《红楼梦》之所以久传不息、魅力无穷的根本原因!

探春之怒,是久积在胸。从她听到来人“抄检”那一刻起,已是气不打一处来了。小说中写道:“又到探春院内,谁知早有人报与探春了。探春也就猜着必有原故,所以引出这等丑态来,遂命众丫鬟秉烛开门而待。”从探春摆出的这个阵势看,显然是对抄检“这等丑态”极为不满。“一时众人来了。探春故问何事。”一个“故”字,又一次点出探春当时的不满心情。当王熙凤说明深夜惊动的原委以后,小说中特用探春“冷笑道”三个字,活画出探春当时的神情。试看探春“冷”在何处,“道”出了什么:

“我们的丫头自然都是些贼,我就是头一个窝主。既如此,先来按我的箱柜,他们所有偷了来的都交给我藏着呢。”说着,便命丫头们把箱柜一齐打开,将镜奁、妆盒、衾袱、衣包若大若小之物一齐打开,请凤姐去抄阅。

这种锋芒外露的话,何人听不出其中的话音!把“若大若小之物一齐打开”,这那里是让“抄阅”,简直就是“示威”!仿佛就是对来人们说:“你们搜吧!

看你们搜不出来怎么交待”。更厉害的话还在后头,听探春又如何说:

我的东西用许你们搜闯,要想搜我的丫头,这却不能!我原比众人歹毒,凡丫头所有的东西我都知道,都在我这里间收着,一针一线他们也没的收藏,要按所以只来搜我。你们不依,只管去回太太,只说我违背了大大,该怎么处治,我去自领。

探春不愧为巾帼不让须眉的女中大丈夫,有见识、有气魄,不畏权势。就敢于为下属承担责任这一点来说,实在让今日某些官僚们无地自容!最深刻、最打动心弦的话还在下面。听,探春慷慨陈词道:

“你们别忙,自然连你们抄的日子有呢!你们今日早起不曾议论甄家,自己家里好好的抄家,果然今日真抄了。咱们也渐渐的来了。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说着,不觉流下泪来。

“不觉流下泪来”,这是探春的悲愤之泪。她从今日“这等丑态”中看到了自家“自杀自灭”的“预兆”,今日的“抄检”是明日“真抄”的“大演习”,倘是明日“真抄”来了,自然是“一败涂地”。这就是探春从开始听见“抄检”到“不觉流下泪来”的根本原因。她掴向王善保家的那响亮的一掌,固然是对那些“狗仗人势,天天作耗”的奴才的惩罚、教训,维护她的大家小姐的尊严,但是这绝非是“这一掌”的根本原因和它的全部意义。

探春的一掌,掴在王善保家的脸上,疼在她背后、指使她干“这等丑态”的主子的心上。以探春的地位、身份和她的聪明程度,她当然知道“打狗还要看主人的面子”的俗语。但她还是掴了这一掌,显然她掴的不单单是那个奴才。

她知道,奴才会回去“打小报告”的,而且还要“添油加醋”去哭诉一番。但她更为这个家族的日趋腐败不堪忧心,更为这个家族被这些昏债无能之辈所遭蹋而感到痛心疾首。因此,探春的“这一掌”,是掴向整个旧家族和这个旧家族的统治者们。“这一掌”不仅是对如王善保家的那样的狗奴才的警告,而且也是对那个大家族统治者们的警告。这里确有她站在家族立场、维护它将败命运的一方面,但是更重要的意义是她对这种旧制度、旧势力的痛恨。

这一掌,掴得好痛快!

1995年1月6日

7.贾琏有了哥哥——读《犬窝谈红》

贾琏被称为“琏二爷”,其妻子风姐儿被称为“琏二奶奶”,这在《红楼梦》中随处可见,不必举例的。贾宝玉被称为“宝二爷”,书中交待说其兄贾珠,那贾珠14岁进学,不到25岁就娶妻生子,妻子是李纨,年青守寡。那么,贾琏又为何称为“琏二爷”呢?贾府玉字辈的人,不论是大排行还是小排行,都排不出这个“琏二爷”的道理来。于是在众多“红楼”之谜中又多了一条贾琏称“二爷”之迷。记得有一年搞“红楼”知识竞赛,出题的专家们还出了这么一道题,当然能答出来的人也就不多了。

那么,贾琏的哥哥是谁呢?又见于何种本子呢?现今看到的几种早期抄本上没有,有一个午厂(音庵)评本上有,但这个本子又是许多人看不到。此外就是《犬窝谈红》中提到的“残抄本”上有。通行本第2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时说道:

“若问那赦公也有二子,次名贾琏”。午厂本“二子”作“三子”,即是“庶出一子”贾琮。残抄本作“赦公也有二子,长子名瑚,早夭。次子贾琏。”原来贾琏之兄为贾瑚(瑚涟,典出《论语·公冶长》),只因早夭而无人提起。所谓“夭”,即“夭折”,短命之谓。。故冷子兴“演说”中没有明说。不过,贾珠也死了,也很年青,“演说”中特意交待过,所以这位贾瑚当是在小孩时就已经死了,最多当不过八九岁或十来岁,还没有到“娶妻生子”的年龄。

从午厂本提到三子,残抄本提到二子,这中间省略了“庶出”一子贾琮,而贾琮是在《红楼梦》中出现过的人物。始见于第13回。(红楼梦大辞典》中说:“从几处描写看,应为贾赦幼子,庶出”。这虽然有点“猜测”,但字里行间还是看得出来的。午厂本则在贾琏之下明说“三子庶出”名贾琮,是合理的,也较清楚。这种若隐若现的现象,我以为是抄本中存在“脱漏”造成的。不知程高二人当时整理时为什么没有留意到这一点。难道他们当年所搜集的本子中都没有写明?还是其它什么原因呢?

午厂本为120回,有午厂评点过。假如这个本子是排印本,那么应该好找到,但若是抄本,当与吴克歧所购残抄本相近似,同属一系。

但愿午厂本与残抄本留存于世,说不定哪一天能公诸于世呢!

扫描二维码推送到手机访问。

文章内容摘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本文链接:https://www.munue.cn/huwenbin-1.html

返回列表

上一篇:《石头记索隐》(蔡元培)

没有最新的文章了...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